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小波的博客

 
 
 

日志

 
 

转载:吴伯雄称中华民族定能解决两岸问题  

2008-07-23 10:0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国民党主席吴伯雄于六月二十三日上午在中央党部会见了中国评论通讯社社长兼总编辑郭伟峰、新闻总监俞雨霖、执行新闻总监林淑玲、执行副总编辑陈耀桂、副总编辑罗祥喜等高层访问团,并就国民党执政之后的相关问题,接受了专访。全文如下:

  在自己的脑海中 就是“人民最大”

  问:首先感谢伯公百忙中抽出时间见我们。您不久前访问大陆,非常成功,也给大陆民众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当时您题“人民最大”四个字,引起很大共呜,太有震撼力了!这几个字您是怎么想出来的?

  吴伯雄:真的?我就是怕太震撼了,还特别强调大陆领导人冒着生命危险第一时间到四川救灾,就是展现以民为本“人民最大”的精神。
  大陆传播得很厉害。我看隔天的《人民日报》、《解放日报》等都是头版头条;但我也要很平衡地说,大陆也确实往那个方向走。但是在台湾,我们经过两次选举(分别是今年初的“立委”及“总统”选举,都大胜),人家还是会质疑国民党会不会独大?我说,没有一党独大的问题,只有“人民最大”,因为选票还是操之在人民手上;如果国民党做不好,四年后再把我们换掉。台湾民主已经成熟到这是理所当然的问题,但我还是担心对大陆产生冲击。
  至于怎么想出来的,假如我说是临时想到的,你们也不会相信(笑)。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但在我脑海中没有跟任何人讲过。我也不晓得真的要我题字或是可以不题。“人民最大”跟孙先生的“天下为公”连起来刚好。早知道我就练得漂亮一点(笑)!

  我们对马英九一路相挺 没道理当选了反而不支持

  问:国民党重新执政之后,您怎么看待与定位马英九与国民党之间的党、政关系?

  吴伯雄:国民党是第一次发生这个问题。基本上,政党政治的ABC,一个政党的作用不是为了选举,而是透过选举取得执政,落实党的政纲、主张;但是台湾要从过去威权式的执政党变成竞争性的执政党。以前像我当“部长”、市长,都要中常会讨论后才能派,所以也要因应大家一般的看法,调整从前“以党领政”的观念,改成“以党辅政”、“党政同步”。“党政同步”就是我们基本上支持执政团队,执政团队也有民意基础;马英九高票当选,人民期待那么深,他所指定的“行政院长”、各“部长”,我们应该站在党的立场加以辅助。
  而马英九竞选时也说“完全执政、完全负责”,政党还是要概括承受所有执政的好坏。民进党执政八年,换了六个“院长”、五十几个“部长”,这些人事可来可去、可上可下,但概括承受的是民进党。同样,我们执政团队也好、“立法院”同志也好,他们表现的好坏,最后概括承受的是我们国民党。所以,我们当然关心他们的表现;他们表现得愈好,我们国民党累积的资产当然也愈多;如果不好,这笔帐也当然算在国民党头上。
  所以,我们强调,国民党希望在“行政院”的同志在行政上表现好,“立法院”里的同志在职责上做好;而我们有责任在中间做桥梁,让两者密切配合,这是我们国民党的责任。
  现在“以党辅政”,凭良心说,行政团队很多都是高学历的人,大学校长特别多;“立法院”的同志则是从基层草根一票一票打拚上来的。这两个团队在心态上要完全磨合,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党就是必需的桥梁。我相信,他们之间的互动会愈来愈好。
  党与政府间的互动没问题。我们当然是支持马英九的。我们对马英九一路上都相挺,没道理当选了反而不支持。但是,我们该讲的话还是会讲。因此,我不断提醒从政同志“心中要有党”,因为现在很多行政团队的人不是国民党员,但既然国民党执政,那么有时间的时候应该多了解国民党的政纲与主张,互相配合。这个问题应该会愈来愈熟悉。
  我们有必要每个礼拜一见见面,交换意见。我们无所不谈,吃他一个便当(笑)。我们聚会不拘形式,但却是行政与立法两个层次间非常重要的沟通管道。
  老实说,行政团队愈来愈觉得,有了“立法院”的支持,他们施政才会顺利;我们“立法委员”也可以表达意见,但是要有整体观念,不能因个人需要而利用职权做过分的要求;我们也用党纪来约束“立法院、行政院”的同志,这都是必然的。
  当然,我们的党、政关系要与大陆一样是不太可能的。在大陆,也有高层的人开玩笑说,照台湾的标准,我与胡先生见面算是民间交流啰,未免离事实太远!我说两边党、政关系不一样,就“各自表述”好了。
  但是党在很多政策的推动占很重要的位置,马英九是国民党提名的候选人,他总不能不顾国民党的党纲吧?但用人方面,除非离谱,不然我们要尊重他。台湾的党政关系是这样的情况,与大陆党政一体是不一样的。我们也可以巧妙地利用这个不一样,像当年两岸政府无法接触时,党与党可以接触。 

 

国民党的改革方向

  问:作为国民党的主席,您认为国民党执政后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与挑战有哪些?改革的方向何在?

  吴伯雄:老百姓当然期望我们改革。与过去比起来,国民党改革太多了!十一年前我当秘书长时,党工还有四、五千人,现在不到一千人。我们这次打选战动员了几万人,都不是专职的,而是以志工为主。所以专业党工会愈来愈少,这是必然现象,而且我们也没有这么多钱维持那么庞大的组织。面临这样的趋势,国民党的专职党工人事还要精简,而志愿工作者平日的连系要加强。这是第一个改革方向。
  第二个改革方向,以前国民党被认为党产很多,事实上没有多少。有一次碰到郭台铭,他说每次选举都闹你们党产,我说国民党现在党产只剩下二百多亿台币而已,他听了笑一笑,连他的零头都不到。
  我们也有人说党产要归零,我认为这太理想化,归零之后寸步难行。但是,我们可以做到党营事业归零,因为我们过去就被人诟病说有七十几个党营事业,包山包海。如今我们只剩下中央投资公司,我们会在一年内结束,也可能时间会提早,资金完全透明。比如说,我们有二百亿,其中有多少亿要做专户,用来尽我们的社会责任;还有一部分要用于我们专职党工将来要退休、资遣,他们有法律上的权益;已退休者要有月退俸。另一部分用来维持党的运作。如果还有剩余,我们会做公益事业。外人一直以为我们有天大的党产,其实没有,我们会更透明地处理。
  第三,我们刚刚提到志愿工作组织,我们现在有一百多万的党员,四万多个小组长。我不断地抽查,抽问党员他们的小组长是谁?很多人讲不出来,这就表示这个工作不够确实,志愿工作者与党员间的连系还要再落实,以现代化的方式,该用e-mail就用e-mail,该传简讯就传简讯,用最少的人力来联系。
  最后,在我明年任满前,还要做一件事情。我到大陆时发现,共产党的一个梯队、一个梯队,非常清楚;将来我要在这方面做世代交替的基础工作。当然也不是所有老的都离开,而是中生代与新生代的比例要再增加,让党年轻化。我还有一年的时间做这个工作,今年十月开党员代表大会,我们可能针对党章做修正,从这方面着力。

  两岸会继续往和平方向走

  问:您怎么看马英九的施政前景?

  吴伯雄:我觉得马英九跟过去的领导人很不一样。第一,是他的廉洁与高道德标准。虽然他处事有时不够周延,但为人正派、廉 洁,是正人君子,这是我愿意一直挺他的理由。因此,新政府在马英九的领导下,上行下效,一定能产生廉能的风气,老百姓会觉得多交一点税、苦一点没有关系,因为贪污腐化的案件会大幅减少。
  第二,台湾今后几年,大概内部不会再用意识形态来制造社会、族群、省籍的对立,我相信他会做一个调节、团结各方的“总统”。
  第三,在两岸关系上会继续往和平的方向走,这对台湾非常重要。以前在这方面内耗的事情实在太多,虽然有很多问题暂时解决不了,解决不了就先搁置,但是这些问题的存在,不应该阻碍其他可以合作双赢的机会,这对两岸都有帮助。对和平的期盼,在国民党执政下,这一点大陆不必有所顾虑,有些问题是属于历史因素,我也常说“中华民国”是存在的,但我说“中华民国”,你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两岸如果争吵不休,那什么事都解决不了,我们可以搁置争议,相信中华民族一定有足够的智慧让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我们表示善意。大陆同胞来台湾,也可以多了解台湾的历史,了解为什么台湾特殊的历史形成所谓的台湾意识,大陆会以更包容的心来看待,而不是用强烈的民粹的民族主义来看待台湾的问题。等到台湾与大陆互相交流以后,会发现相同的地方太多了,而且不同的地方,存异求同,同愈多,异解决的可能性愈高。 

 

国共平台的润滑、稳定角色 将让两岸两会谈判更顺畅

  问:您怎么看国共平台的未来角色?

  吴伯雄:国共平台还是要存在啊!过去八年两岸最紧张的时刻,国共平台扮演润滑、稳定的角色,两岸关系才不致于剑拔弩张到不可收拾的局面。今后,国共平台还是一样扮演润滑、稳定的角色,让两会谈得更顺畅。成功不一定在我,但两会一定要成功,我们一定要做配合的工作。

  问:有评论说,从马英九参选“市长”到参选国民党主席、再到参选及当选“总统”的过程中,您是马英九从政路上最重要的贵人和运筹手,对此,您自己怎么看呢?

  吴伯雄:马英九是很难得的人才,我一路相挺,没有后悔过,我觉得我做对了!我们也希望他以后做得更好。

  客家人的角色非常关键

  问:从台湾政治历程发展的角度来看,客家人都在关键时刻扮演关键角色(或称“关键少数”),您作为客家大老,对此怎么看?

  吴伯雄:在台湾,假如我太过强调这一点,会被批成沙文主义者(笑)。基本上客家人在台湾族群扮演的是调和、中间的角色,对文化方面的执着也比较深。虽然在政治、经济上的角色比较隐形,但在这样的结构里,客家人的角色仍然非常关键。

  吴伯雄小档案

  吴伯雄,一九三九年六月十九日生,台湾桃园客家人,祖籍福建省永定县;毕业于成功大学工商管理学系;曾担任台湾省议会议员,桃园县长,台湾省烟酒公卖局长,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中央秘书处主任,“内政部长”兼“中央选举委员会主任委员”,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台北市长,“行政院政务委员”,“总统府秘书长”,国民党中央秘书长,“总统府资政”,国民党副主席、第一副主席、代主席等。二OO七年四月七日,国民党主席补选,吴伯雄以百分之八十六点九七的得票率高票当选。

 

转自中国评论新闻网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